[中国男排亚运首胜]人物|中国男排世界级球星 任琦诠释老将的坚守

发布时间:2018-10-15   来源:上海电视台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任琦任琦

  与女排不同,国内男排整体实力与世界顶尖行列差距较大,但一些人认为自由人位置是所有位置中差距最小的,而国内自由人的佼佼者自然是现在已经33岁的上海男排自由人任琦。

  因为伤病的问题,任琦已经不止一次想过退役。原本他打算在打完去年的全运会后离开赛场,后来他对决定做了改变,“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役,现在的想法是退役后留队做教练,也想顺便做做别的事情。”

  任琦没有退役,这令喜欢他的球迷感到欣慰。33岁的年纪,在自由人的位置上确实还可以再坚持几年。任琦没有选择卸下战袍,除了割舍不下对排球的热爱外,年轻的童嘉骅表现不稳,上海队关键时候还需要他来稳住阵脚,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上一次他救场童嘉骅是在主场对阵天津队时,那一天,童嘉骅生病了,任琦顶替他出场,帮助队伍3比0轻松胜出。赛后,他的小背包斜跨在身上,笑意盎然,神情轻松。

  再上一次救场是在世俱杯,首发的童嘉骅面对对手的强力发球,表现得有些拘谨。任琦替补出场,在一传和防守方面展现了极佳的状态。2011年世界杯最佳自由人,纵然时光已经过去了6年,已经不在当打之年,但他又一次在国际赛事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

  1

  任琦是上海男排“白金一代”仅剩的现役队员,现在队中的教练沈琼、崔晓栋和方颖超都曾和他是同一时期的队友。“这是我参加的第12个赛季联赛了。”此前的11个赛季,任琦拿到了9个冠军。在冠军数上,仅次于方颖超。9个冠军,见证了任琦的成长历程,将他磨练为世界级的自由人。

  应该说,任琦是幸运的,因为有了自由人这个位置的产生,使他的排球运动生涯得到延续。“我一开始打排球还没有自由人的位置,我是从1992年开始打比赛的。高中三年我都没怎么打排球,高中毕业后区里的教练让我去上海队试训,他们需要1984年出生的自由人。”

  能够进入上海队,遇到严师沈富麟,对任琦来说也是幸运的,刚进队时,他对队伍的印象是——“很恐怖,训练很累,教练特别凶。”

  “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上成年队,就因为跑步慢,被老沈骂了,老沈你懂得呀,骂得相当凶,后来我又跑了两圈,再回来练身体。”

  上海男排主教练沈琼在回忆恩师带队时的情景时,曾对新浪体育说道:“以前沈指导带我们的时候,我和队友觉得我们队的防反已经打得够快了,但沈指导还是不满意,要让我们更快,那个时候我们都不太理解,后来才知道沈指导是对的。”

  上海男排联赛的功勋战绩,离不开沈富麟的铺垫。他的第一批弟子(吕宁馨、王烨等),在身体条件并不出众的情况下,曾在1999-2000赛季第一次拿到了联赛冠军;他的第二批弟子,也就是球迷们熟知的“白金一代”,拿到了联赛9连冠。后来,沈琼在成为主教练后又带队实现了三连冠。

  在2013年全运会后,沈琼、崔晓栋等一批队员退役,“白金一代”只剩下方颖超和任琦。在2014-2015和2016-2017两个赛季决赛中,任琦都是临危受命,顶替在常规赛中主打的童嘉骅,两次在决赛中受伤,好在上海队没有让冠军旁落他家。

  2

  又是一个新的赛季联赛。重新起航,在训练中,任琦会主动地站到替补阵容中,他说早已适应了在替补阵容中打分组对抗,“我觉得挺好的,我可以很好地控制伤病,替补阵容也有年轻队员,我也可以带带他们。”

  但他时刻做好了准备,一旦童嘉骅状态不佳,看到沈琼的一个眼神,任琦就会在替补区活动起来,“他的想法,通过他的一个眼神,我就能感觉到,我就照的他的意思去做。”

  上海队副攻陈龙海过去喜欢拿“主力替补”来形容自己,现在看来,这个角色更适合任琦,“我心态上不能放松,要做好准备,还是有可能会遇到突发情况,还是要出场打比赛的,所以也不是纯属替补队员。我挺适应替补阵容的。”

  现在的任琦已经掌握了调整状态的最佳办法,他的脸上漾起一抹淡笑,“我想要出状态,我就训练卖力一点。”说是那么说,可他训练哪次偷懒过?

  这次世俱杯,任琦的出色表现让央视著名解说员洪钢认为,国内男排自由人位置是距离世界顶尖行列差距最小的。场上的任琦,一传稳健,防守预判好,此外,他与队友的互动也很是恰到好处。在孔蒂强攻得分后,任琦会立马过去和他相拥庆祝,像极了以前沈琼在场上的时候。彼时,球迷最常见的一个动作就是,沈琼得分后,任琦跳跃到沈琼的身上。

  在任琦看来,自由人在场上的作用不仅仅是一传和防守,“自由人还有一个作用,就是要在精神方面给予队伍很大的支持。自由人在后排,不扣球,在场上要提醒队友,还有在后排我看得很清楚,哪位队员情绪不佳,我就要去鼓励鼓励他。”

  他认为自己骨子里有性格张扬的部分,适合打自由人位置,“我比赛时叫得出来,放得开,我心里有这些内容。自由人不得分的,只可能失分,我怎样调节自己的心态,我要把胜利的点建立在团队上,一定要有团队精神,要包容队友。”

  现在任琦的身份是队员兼教练。在训练中,他常常带着童嘉骅练技术。在他看来,童嘉骅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,但他现在欠缺的还是场上气质,“他的比赛气质还有抗干扰能力还有点欠缺,他有时候不太爱说话,会钻到自己的想法里。”

  3

  2011年世界杯赛,任琦拿到了最佳自由人。2011年时是任琦运动生涯状态的巅峰期吗?他笑着摇头,“那个时候我的状态不是很好,膝关节一直在疼,我还和当时的主教练周建安说‘我膝关节太疼了’,走路都会疼。”

  就是在伤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,他还是用稳健的表现撑起了队里的一传和防守体系。他从不惧怕欧美队伍攻手的进攻,“我是感觉欧洲队伍的攻手,虽然扣球力量大,高度高,但他们的线路都是挺正统的,比较好预判他们进攻的线路。因为他们的动作很标准,二传都是两边拉开,中间加压。无非就是力量大,我接球的时候卸力。”

  勇敢,是对任琦的注脚,他会对队中更年轻的自由人说,“做自由人不能担心被球砸到脸上,如果担心肯定防不起来。”

  沈琼在运动生涯后期,曾有国外的俱乐部向他抛出橄榄枝,沈琼婉拒了。任琦是否有收到过国外俱乐部的邀请呢?“我是不知道,有的话我也不会去。”

  现在的任琦比较恋家。

  他和妻子以前是初中同学,后来她高中毕业后去北京念大学。任琦时常在北京训练,他们再次见面,确立了恋爱关系,后来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任琦的儿子现在已经6岁了,看到活泼可爱的儿子,任琦像是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,“他马上就要上小学了,他上的小学也是我的母校。”

  让任琦感到有些失落的是——“儿子现在好像和我不是很亲。”


  “我估计加在一起的天数大概只有半年左右吧!一个星期回去一次,待一天,一个月就和他在一起4天。联赛时就不太能回去。”聚少离多,让儿子现在对父亲的依赖感不如对母亲那般,“他对爸爸有概念,他看到妈妈不在,会找妈妈,但不太依赖我。除非我一个人带他出去,他会盯住我。其他时间,他就不会找我,睡觉也不会和我一起睡。”

  希望儿子以后也打排球吗?“他知道爸爸是打排球的,在电视上看到过我,但我并不想他以后打排球。”

  儿子健康成长,任琦很是感谢妻子的支持,“之前我一直没时间照顾家庭,我的妻子很累。她不会和我说,不会和我吵,默默地承受很多事情,我不想她这么累。”

  要忙工作,还要一周几天晚上送儿子去上兴趣班,任琦的妻子一般不太到现场看丈夫打比赛。

  好在,任琦现在身体状态不错,只要控制好伤病,再在赛场上坚持几年应该不是问题,“队里也想留我,我自己也觉得训练、康复保障都跟得上,我身体状态还行,心态比较成熟,如果现在退役有点可惜,我还是可以发挥余热。伤还是老伤,但训练量和强度控制得好,我的身体情况就挺好的。”

  等儿子再长大几岁,可以看懂排球了,如果那时,妻子和儿子都能在看台上为自己加油,那时的任琦说不定还能焕发新春。